首页心得体会书信格式一封信
导航

给外公的最后一封信

2017年11月8日       字号:    

给外公的最后一封信

外公:

其实写这封信本身就有些搞笑,你已经去世八年多了,即使我写了你也看不到,更何况时间过去那么久了,别人看来会觉得毫无意义吧。

那么多年来我一直想要说些什么,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我被这个噩耗震惊到完全做不出反应,事后几年只要一想到你就忍不住哭,完全无法理智的面对你的死亡。我也曾想用我的笔记录我对你的感情和想念,记录你带我长大的点点滴滴,只是我做不到,只要一想起你喉咙就会发紧,视线也变得模糊。包括现在也是一样,但这次,至少让我继续说下去吧。

从哪里说起呢?想说的话太多了。

我记得小学三年级我刚转学,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住的房子是陌生的,学校是陌生的,班级的同学也是陌生的,从住处去上学的路也很陌生。我从小方向感就不好,一条路走10遍都可能不记得,于是你就找了三轮车师傅接送我上学,每天中午都带饭送到学校给我。一直到我在学校里有了可以一起上学回家的同伴才不接送,但是给我带饭持续了一年。

我记得六年级有一次老师拖堂到很晚,你来接我回老家喝喜酒,那时候我坐在窗边很早就看到你了,你一直喘着气,看起来很累,走廊没有椅子你只能站着。我真想马上出去,只是老师一直在讲解试卷,你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。我出教室的时候你对我说,你上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,倒在地上一下子站不起来了,幸亏学校里的老师扶了你,一直夸那个老师人好。其实我很担心,但性格使然,我说不出温暖的话,只能苍白的问你一句“还好吧”。

我记得那时候老家在拆迁,你为了不让几个舅舅觉得偏心,帮完这个帮那个,忙了好几个月,病了一场。病好后你爱上喝酒,每天总是要喝一些,爸爸劝你少喝点你也不听,他只能买一些好点的酒给你。

后来,你又病了,这次病了很久,很严重的样子。所有的人看起来都很担忧,我问他们你到底怎么了,被他们以小孩子不用知道为理由拒绝了,但我还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,你得了肝癌。不过那时候的你应该还不知道吧,因为他们都瞒着你呢。

你说,大人多奇怪啊,一边对我说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,一边毫无顾忌在我面前聊起来。你年轻时候得过肝炎,虽然后来治好了但还是留下了病根,因为拆迁时的劳累和后来每日喝酒,复发了,而且更严重了,那是癌症啊。

你进了好几次医院,一次比一次等级高,住院的时间也一次比一次久。你肯定也察觉到自己的病不像他们说的那么轻巧,你从大房间搬到了小房间,和我们说话时也保持距离,不再叫我为你挠背,甚至于有一次我们去医院看你,带你去外面吃饭,你端着碗夹了一些菜就要坐到别的餐桌上,说是你生了这样的病和我们同桌吃饭不好。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多难过,只能低头吃饭才能不让你们看到我在哭。

我们是一家人啊,一家人当然要一桌吃饭。

后来,你做了手术,好转很多,不用住院了。每天出门散步,等下午新鲜的海货到了就去买我最喜欢的皮皮虾,我的试卷也终于有家长签名了。我天真的以为癌症是那么轻易克服的病,我以为你已经痊愈了,毕竟,你的精神那么好,清明节甚至能回老家爬山扫墓。

只是世事无常,5号你还在老家扫墓,6号就进了医院,然后8号,你去世了。

我记得那天是周六,我从奥数补习班回来,在车站等妈妈接我回家,等了好久她都没来,然后表哥表嫂来了,他们用特别轻描淡写的语气对我说你死掉了,对,他们说的就是死掉这个词。我简直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,因为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,甚至在传达完这个消息后还去附近的面店吃了一大碗面!

但你是真的去世了,你的尸体——我真的不想用这个词——被停放在老家被拆的面目全非的房子里,没有床,舅舅们找了拆迁后废弃的门板和砖搭起来,把你放在上面,你身上盖着的是我以前的被子,后来你生病了,妈妈买了新被子给你,你把新的给了我,拿走了旧的。

我摸了你的手,还是温热的,外婆,长辈们还有哥哥姐姐都在哭,你的眼角也有泪水流下来,那时候我想朝着他们大声说你还没死,但我一个字都说不出,喉咙被哽住了,只会哭。

办丧礼的那三天简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三天,我看着你被舅舅们清理身体,穿上早就准备好的丧服,看着你像是货物一样被装上车子的后备箱送到火葬场火葬,看着他们把你的尸骨一块块放在你十几年前就准备好的棺材里,看到他们把棺材封严,看着他们将棺材抬出门,抬到甚至比我的年纪还大的坟墓中埋葬。

这时候我才能相信你是真的去世了,听表哥说的时候我不信,看到你躺在门板上的时候我不信,去火葬场的时候我也不信,我一直认为是有人在和我开玩笑,我可以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命来换这是个玩笑。但你是真的去世了,那床旧的鸭绒被在你的坟前被烧毁,他们让我们这些小辈拿着竹竿围绕着你的棺材走,让我们不要哭,说不然你会走的不安心。

你的墓碑被重新描过漆,坟墓前摆满了花圈和花篮,两边是栽了十几年的柏树,长得特别好。

你是真的去世了。

丧礼办完回到学校,同学不知是怎么知道你去世的事,有个男生凑上来问我“XXX,你外公死啦?”我那时候真的很想揍他一顿,凭什么他要用那样的语气来说你去世这件事!对不相关的人来说你的去世只是增加点谈天时的话题而已,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体会过失去亲人的感受,根本不知道那样毫不在乎甚至带着八卦意味的语气有多伤人。

后来,后来我上了初中,高中,然后到现在的大学。从一开始一想到你就哭,到能冷静的听他们在聚餐时怀念你,时间真的能平复很多。

每次大家一起吃饭,他们总是会谈到你,谈你喜欢吃的羊肉,埋怨你当初喝太多酒,说你当初有多疼我,每天给我买皮皮虾,总是以“你外公对你怎么怎么好”开头,“你一定不能忘记”结尾。我很窘迫,我从来没有忘记过,一直牢牢记着,外公,你知道的吧。

在你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办法吃皮皮虾,因为一吃就会想到你就会难受,直到现在妈妈买皮皮虾我也一直要求她做清蒸的,因为你只会这样做,只有清蒸才是你的味道,可是我再也没吃

1/2

更多分类